2013年加強版限娛令出台後,今年各大衛視的引進模式被限製為一檔,這也逼著電視人另謀收視之路。然而,在各大上星台播出的30餘檔綜藝節目中,同質化現象異常嚴重。使得大多數綜藝節目如過江之鯽,悄然無聲反響平平。這種現象因何發生,又是如何呈現的呢?□東方今報記者 李昌
  逆市而上 新節目多到看不過來
  歷年的春季檔都是綜藝節目市場的淡季,大部分衛視將春季檔視為綜藝的冰點時段,衛視往往將主要精力放在推廣電視劇上,大型綜藝節目大多選擇編排在暑期檔前後,但如今卻一反常態。放眼望去,今年第一季度各衛視加起來竟有30餘檔新節目,相對於往年“綜藝春歇期”而言,著實像“打了雞血”一般。在第一季度每個周五檔,至少有三檔綜藝節目爭奪觀眾手中的遙控器。就連相對開機率較低的周日和周一,也被各大衛視培養成黃金檔。打開電視,觀眾可以發現,綜藝節目的類型變多了。不再只是相親、唱歌、跳舞,還有親子、科技、軍事、喜劇等節目類型可供選擇。層出不窮的綜藝節目,讓不少觀眾感嘆,節目多到看不過來。尤其是喜劇節目,《我們都愛笑》、《笑傲江湖》、《中國喜劇星》等檔喜劇類節目以黑馬之勢加入戰局。據統計,第一季度開播的喜劇節目有七八檔之多,加上即將在第二季度開播的喜劇節目,難怪有媒體驚呼2014是國內熒屏的“喜劇元年”。
  反響平平 同類節目會被記串那麼,對於各家電視臺扎堆來襲的綜藝節目,觀眾的態度又如何呢?我們不妨拿喜劇節目為切入點進行求證。微博上有一道以吐槽為目的的趣味題目“請連線這些喜劇節目對應的播出平臺,如果你能連對,就說明你是‘骨灰級’電視迷”。題乾下列出了《我們都愛笑》、《中國喜劇力量》、《我為喜劇狂》、《誰能逗樂喜劇明星》等七八檔喜劇節目。對於這道題目,網友紛紛發出“答不出”、“求放過”、“難度繫數5.0”之類的聲音。的確,在這個號稱“喜劇元年”的第一季,許多衛視押寶喜劇綜藝,甚至形成一周七天扎堆放笑料的“繁榮”局面。然而,令人尷尬的是,任由各電視臺拼命撓觀眾胳肢窩,可愣是“笑果不佳”。 有一組網上調查顯示,對於接連轟炸的喜劇節目,觀眾的態度大多選擇“產生審美疲勞,笑不出來”。截至目前,竟然沒有一檔喜劇節目能突出重圍,大紅特紅。就連業內人士也普遍反映,做喜劇節目太難了。不僅是喜劇節目,對於今年一季度層出不窮的綜藝節目,觀眾們也普遍表示,眼花繚亂看不過來。“說實話我都記串了,”一名接受調查的觀眾在網上留言道出了大家的心聲:“歌手韋唯到底是參加了《中國好歌曲》還是《我是歌手》?《我們都愛笑》和《我為喜劇狂》哪裡面有‘側躺劇’?《出彩中國人》和《私人定製》哪個才是央視的勵志節摹�
  碩果僅存 極少數節目突出重圍
  但凡事不能一棒子打死,儘管觀眾對今年一季的綜藝節目反映平平。但湖南衛視的《我是歌手》第二季,以及江蘇衛視的《最強大腦》這一“新老組合”,不僅成功突圍,還成為“季度明星”。湖南衛視《我是歌手2》憑藉第一季積攢的人氣,外加全新明星陣容,使得節目收視表現搶眼。在不久前的收官節目中,首季“歌王”海泉回歸舞臺重執主持麥,韓磊喜獲冠軍寶座,鄧紫棋、張傑等偶像歌手更是人氣倍增。賽事的精彩積累和觀眾的口碑傳播最終使得該節目榮獲一季度綜藝節目收視之王。而跟“綜藝二代”《我是歌手》相比,江蘇衛視《最強大腦》則是綜藝節目中的新丁。但這檔科學真人秀節目,卻搜羅了全國的“科學怪人”來進行腦力激蕩,他們的超能力驚獃了電視機前的所有觀眾。而請來最紅韓劇明星金秀賢的豪舉,更讓節目人氣倍增,成為一匹最具實力的黑馬。
  同類扎堆 熒屏競爭無序慘烈
  面對同樣的競爭環境,有人歡喜有人憂。對此,河南知名媒體人倫帥省分析認為,近年來,中國電視行業進入了刺刀見紅的真正競爭階段,所有衛視都意識到要在全國範圍內擁有一席之地,綜藝節目無疑是安台立命的重中之重。回顧過去兩年,繼《中國好聲音》橫空出世後,引進模式一時成了各家衛視爭相搶購的萬靈丹。然而在2013年加強版限娛令出台後,今年每家衛視新引進的模式被限製為一檔,這也逼著電視人另謀收視之路。因此才出現今年這種“百家爭鳴”的局面。“百家爭鳴固然是好事,但偷懶了許久的中國電視人原創力和想象力都十分匱乏。”倫帥省說,一旦某類節目引進成功,眾競爭對手往往群起而山寨之,讓觀眾在短時間敗壞掉胃口。“就拿扎堆做喜劇節目來說,那些滿天飛的段子不僅不能為觀眾解悶逗樂,還會讓觀眾出現新的審美疲勞。天天都有喜劇節目,並不等於喜劇已繁榮,而有可能是從一個側面反映了熒屏競爭的無序以及慘烈。”一鍵分享到【網絡編輯:鄭國鋒】【打印】【頂部】【關閉】
     (原標題:扎堆不是繁榮 而是無序)
創作者介紹

日本

fh13fhmbw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